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走马灯(王天风个人,微双毒)

王天风的瞳孔开始放大,他看到的是一段段剪影。
埃菲尔铁塔下的积雪,路边的小店轻掩着门扉。亚历山大三世桥上还有一位卖着玫瑰花的老人,他穿着黑色的厚重大衣,带着一顶礼帽,看起来落魄又带着难以消磨殆尽的贵气。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玫瑰,在寒风里瑟瑟发抖,花瓣上落着雪,边缘已经卷了起来,在一片萧瑟的雪地里像鲜血一般夺目。那是他在巴黎学习时经常看到的人,那时他刚加入军统,在严苛的生活条件下难得有精力去花在别人身上。但训练中的观察是必不可少的,于是在某一天,王天风记不起是什么时候,只记得是一个严冬,他买下了一朵玫瑰。
回到住宿的地方时,明楼正在优雅的端着一杯红酒看报纸,金丝边的眼镜让他看起来像个严谨的学者。事实上如果明楼没有进军统,他会成为这样的人。
他不记得明楼看到那朵玫瑰后说了什么,大概是讽刺吧。反正他们总是在互相讽刺中度日。
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到这个片段,只觉得彻骨地寒冷,雪已经下完了,他的血也快留干了。
曾经的慷慨激昂的救国之志,就像夏季的烈焰,让他在巴黎最艰难的时候坚持了下去。而后似乎就是永远的严冬。
他的死对于明楼意味着什么,他不知道。他们都是极聪明的人,不需要太多的交流,但似乎又永远无法成为朋友。他们是朋友吗?似乎也只是战友,工作上的同伴。但又没有第二个人像他们了解彼此一般了解他们。
他对于死亡是早有预见的,做这行的都有这个觉悟。但当这一刻真正来临时,他脑子里却想不起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接下来的片段是明台和于曼丽跳舞的场景,他们看起来很般配,但又是全然不同的人。他们本都是要死的人,这算是唯一的共同点。
他就像地府的判官,亲笔划定了他们的死刑。
他这辈子对不起很多人,但再来一次他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他们都不该死,那样年轻美丽的生命,但又应该为理想狠狠燃烧一次。
他还记得明台说过他怀疑自己。
“但我不想让你去送死。”
他记得他是这样说的。
至于于曼丽,那是早就要死的人,她像一朵曼陀罗般,剧毒又妩媚。是他最锋利的一把利刃。在该出鞘时发挥它最大的作用。
在最后他什么也看不见,他的一生很短,来不及看到最后的胜利。但作为暗夜里的死士,又活的足够长了。他努力做一把干柴,去燃最后一把火。
生于黑暗,死于光明。
他注定是无法瞑目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