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高傲(明楼个人,微双毒)

剧情接走马灯
以下正文
明楼是一个很高傲的人,其实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。但周围人都这么说。第一个说他高傲的人是王天风。
那时他们在巴黎一起共事,见他第一面只觉得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男人。只有一双黑浚浚的眼睛,看的人后背发凉。
王天风通常都在学校图书馆,早出晚归,只有在夜晚才会回住宿地,所以他们并不很相熟。有一次出任务,王天风出了意外差点暴露,他便像及时雨一般出现并把半死的他扛了回来。
他也丝毫没有一句软话。
直到王天风死了,他都很难形容这种奇怪的相处模式。明楼是纯粹的唯物主义者,但他也依然觉得他和王天风八字不合。
第二个这么说的人是阿诚。阿诚是他从小带大的孩子,比起从小缠着大姐要这要那的明台,阿诚总是乖巧又懂事,很合他的心意。他们相处的一直很不错,但阿诚依然显得很谨慎,似乎总怕犯错。
但由于心理上的早熟,他们比起兄弟,又像是朋友,甚至到后来成为了上下属。
“莫斯科的冬天总是很冷,不同于家乡的温和,这里冷的刺骨又直接。”阿诚在苏联留学时经常给他写信,讲讲学习的情况,问候家人,偶尔才会谈及自己的感想。他从来不会像明台一样闹情绪,学习从不让人操心,甚至连性格,全部都符合所有人的标准。
他像游离于这个家庭之外的角色,永远不出错,永远不逾矩。
其实明楼很清楚他的想法,但出身无法改变,他只希望一家人都能好好活着,虽然这很难。
他像一颗树,必须稳稳的站在风雨飘摇的上海,在各色人之间周旋,有时都快忘记自己是谁,但阿诚永远站在旁边,给他端一杯温度正好的咖啡。并把一整天的工作安排好,以一声明先生,私下里是大哥来作为结尾。
有时他也会羡慕明台,他看起来永远无忧无虑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。如果没有被那个疯子抓去做什么任务的话。
但这都是如果,世上从没有如果。在一切开始之前,一切结束之后,没有人能改变这种命运般的相遇和死亡。
他还记得在巴黎时,有一天王天风带回一支玫瑰花,他本想调侃是哪位小姐的芳心,但最后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说。
他的眼睛停留在报纸上,但心里想着那支玫瑰。那次的沉默是他们此生唯一的默契。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