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怀表(明台个人向,微台风/天台)

明台醒着,他现在已经在76号里呆了将近八个小时。
滴水未进,满身伤痕。
汪曼春深红色的嘴唇张了又合,他几乎听不见她说话的声音,只觉得一抹血色在眼前晃来晃去。
他的指甲已经被拔掉了六片,疼痛似乎也成为了一种强烈的麻醉剂,让他暂时忽略心里的痛楚。
明台不怕死,但他想死的明白。
他恐怕到死也想不通,为什么老师会叛变?那个严厉又多次纵容他的长辈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自己的父亲一般教导他,让他坚定救国之路。可又是他先抛弃了所有人,选择了那条罪无可恕的不归路。
明台想不明白。他也疼的想不明白。
郭骑云女友自杀的报纸,于曼丽白的阴森的面孔还萦绕在眼前,她的尸体被挖了一个洞,好像看不到底,一切罪恶的阴谋都随她一起埋葬了似的。
但他死也不会相信老师会叛变。即便没有任何证据,仅仅靠着对他曾经赤忱的灵魂的信念。
当第十片指甲脱落时,明台突然有种解脱了的感觉。
在纷乱的脑海里,有大姐,有曼丽,有大哥,还有老师最后那句话。
“明台,跟我走吧。”
他怎么能!怎么能说出口!
一切都是一场骗局吗?自己不过是被放弃了的棋子,在丧钟敲响之前就被放弃了。
他突然觉得自己还不能死。
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,不然死不瞑目。
最后被押赴刑场,他依然预感自己不会死。而他也的确被阿诚救了下来。
在养伤的时候,这一切都变成梦一般迷离恍惚。当他看到那块怀表后,在一切真相大白后,他成年后第一次如此痛哭到失态。
但也只哭了那一次,在接下来的人生里便再也没有哭泣过。
因为他要好好活着,不仅为了死去的人,还为了所有人共同的理想。
只是他总觉得有一个人从未离开。
明台收起那块怀表,放进了离心脏最近的那个口袋里。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