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寒冬(钢琴家电影同人)

斯皮尔曼一直在寻找那位上校。

华沙的冬天冷的彻骨,不同于故乡的风景,这里苍白而严寒,似乎一切生命都不该存活于这里,就连房间里的钢琴都冷的快要发僵。

斯皮尔曼时常做梦,梦到那个寒冷的冬天,那个军官给他了一件大衣。而这件大衣现在依然在他的衣柜的最底层。像一个欲盖弥彰的秘密。

他听朋友说那位军官在战俘营,他四处打听,可却连他的名字都不曾知道。

跳跃的琴键上,是永远都不会释怀的遗憾。

斯皮尔曼还记得那天他们坐在一片废墟里,四周是灰白的烟尘,一束阳光照进钢琴,也打在了军官的面颊上。

指尖在琴键上跳跃,流出一段美妙的音乐,他的灵魂仿佛瞬间苏醒了过来,在最不合适的地方感受到了此生最美好的事情。没有枪声,没有鲜血,只有两个为音乐而停留的人。

白金色的头发,笔挺的军装。如果忽略他是个德国纳粹,一切都和谐的不可思议。

他至今也不知道他为何没有杀他。难道只是为了一曲钢琴吗?还是他也是这残酷战争中的一个无力阻挡的人?

但斯皮尔曼不会知道了,他终其一生在寻找他。仅仅是因为军官一个善念,使他重获新生。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忘记。

殊不知一切皆是无望。

他是无辜的犹太人,而他无论如何都是该死的纳粹。战争赋予了他们不同的命运,谁都没有预见归途。


钢琴家老了,他回想起自己的一生,想起那个曾经仰慕他的女人,他的挚友,和无数在危难时刻帮助过他的人;还有他最最重要的家人。

但他们都再也没有了消息,那场残酷的屠杀仿佛像一张捕鱼网,而他是那漏网之鱼。他们都离开了,只有自己带着永远无法释怀的记忆,静坐在钢琴前,低低弹唱着。

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那么一个人,曾是你的救赎,是你的生命之光。他或许是爱人,或许是朋友,家人,甚至是一个陌不相识的人。但人们就是在这样严酷的世界中互相伸出了手,一起度过了人生的难关。然后再也不见。

军官终究死在了战俘营的那个冬天,而钢琴家永远也不会知道。
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