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幻象(主白鹤少年)

人是在一瞬间改变的。
在惠果遁入空门之前,他一直这么觉得。一晃眼三十年,到头来才发现一切早都埋好了因果,逃之不及,无法回避。
他在青龙寺已二十年,从一个不经事的学子,到现在的主持。寺院里的桃花开了又落,洋洋洒洒地飘在石阶上,门前的那颗老桃树记得这一切。
他有自己的名号,但心里一直都记着黄鹤给他起的这个名字。
丹龙。
物非人非,只有丹龙这两个字,足以背负他的过去。
他觉得自己本该是要堕入阿鼻地狱的人,虽然不是自己亲自动的手,但他依然是杀死杨玉环的帮凶。
他一直想要放下过去的一切,他现在做到了。
白龙和他走的是截然相反的两条路,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。他成了佛,而白龙却堕入妖道。
其实白龙才应该是那个干干净净的人,应该过着神仙般的日子。他有一颗这世上最纯净炙热的心,容不得半点污浊。
最纯净的心当配得起最美的人。
白龙曾问他,贵妃娘娘会孤独吗?
他只笑他不懂乱猜,贵妃有皇帝爱她,有普天之下的黎民百姓爱戴她,有何孤独?
可白龙还是执拗地说,她就是孤独的,我能看得出来,我们是一样的人。
白龙终究还是成为了他最不想看到的样子,凶残和鲜血不适合他。但他的心依旧是炙热的,三十年的风雨没有击垮他,一切都为了那个执念,为了等待贵妃醒来的希望。
丹龙捏着手上的串珠,念起了阿弥陀佛。
白龙在入了猫身之后,灵魂融合,也看到了猫的记忆。他看见在暗无天日的棺椁里,玉环撕心裂肺的哭喊,一道道指甲抠出的血痕仿佛剜在他的心上。
猫会流泪吗?
可他不会了。他的身体坠入海底,永远去陪伴贵妃了。
白龙曾想象着自己化作仙鹤,常伴贵妃左右,和师父,还有丹龙。
曾经逍遥山水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,现在只剩一只猫和一具尸体。
但他要活下去,不然如果连自己都不在了,还有谁能陪伴贵妃呢?
白龙知道丹龙入了佛门,但他觉得他不配。所有参与这场骗局的人,都该死。
白龙不再回想过去,他很久都没有想了。仿佛在猫的身体里,连灵魂也不是自己的了。
最后他没有杀完所有人,就死了。他是心死了。
丹龙老了,他看起来就像大街上卖瓜的老大爷,丝毫不见年少时的英俊潇洒。
丹龙说,你醒醒吧。
他不是不懂,他是怕醒过来。醒了,就再也没有贵妃了,一切都变成了自己构设的幻象。
妖猫开始惨叫,仿佛要把心脏都呕出来。而丹龙在一旁躺着,仿佛快没气了。
远远望去,有两只白鹤乘云而去。它们围绕在贵妃身侧,轻轻吟叫着。
仿佛一切刚开始的样子。

评论(3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