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心乱(空白空)

空海要回国了。
白居易脑袋里只剩这几个大字,妖猫事件已过了三年。期间空海于青龙寺修习佛法,自己流连花柳,潜心作诗,倒也时常与他见面喝酒。
不,准确来说,是他喝酒,空海喝茶。
每次见面,几乎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。因为天气不好,心情就不好,心情不好就想找空海。
“白大人总是来,这下又耽误了在下修行。”空海沏上了茶水,透过紫砂冒出了缕缕白烟。窗外的雨又下的大了。
白乐天斜靠在客座上,衣衫有些乱了,倒颇有几分魏晋风流。
“你们佛家不常说,于这红尘俗世中本就是一场修行吗?怎的到了我这,就成了耽误。”
空海端坐着,手里转着佛珠,正数到第一百零八颗。
“你乱我心,怎的不是耽误?”
白乐天只记得自己当时红了脸,不知如何作答。
而今三年已逝,日子过得竟如此之快。转眼间就要落得挚友分离的局面。
当时空海来找他,是他三年来唯一一次主动找他。只说了四个字——我要回国。
他第一反应只是生气,气他为何要离自己而去。当时就想把他大骂一通,又发现自己完全没有立场叫他留下。
白乐天又跑到酒肆里喝酒去了。
没带钱,那就当了衣裳。
衣裳不要?那本大人便赠诗一首,算作补偿。
最后还是空海把他赎了回来。
空海扶着他上了床,便起身要走。他迷迷糊糊拉着空海,嘴里喃喃着。
“你别走。”
“你留在大唐好不好。”
空海只是说道,“你醉了。”
“我醉了。”白乐天吃吃地笑了起来,“我醉啦……所以你得留下照顾我。”
空海无奈,“大人这是强人所难。”
“难!”白乐天忽地大喊道。“我偏偏就要强你所难,你都要抛下我走了,还不陪我一晚?”
要不是那人马上打起了呼噜,空海都以为他醒了酒。
空海最后还是留了下来。第二天一早便踏上了回国之路。
“在下早已负了青灯。”空海看他睡着了,轻声说道。
他本想留下什么只字片语,但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他不敢说。
你乱我心。

评论(8)

热度(1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