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醉(白空白)

就想写个甜甜的脑洞。

白居易的长恨歌已经写完了,不是写给李隆基和杨玉环的。是写给白龙和杨玉环的。他自知永远比不上李太白的“云想衣裳花想容。”但还是要为三十年前的执着,写点什么。
当时空海来找他,是他三年来唯一一次主动找他。只说了四个字——惠果圆寂。
他第一反应只是楞住了,后来才意识到,与那件事情有关的所有人,都不在了。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消散,只留下后人的点点揣测和猜疑,编织一场荒唐的绮梦。
白居易支着伞,于烟雨迷蒙处行走。恍然间似乎又看见那只黑猫行于屋脊之上,吟唱着一段段诡异的歌谣。
空海看他恍然若失的样子,依旧只是淡淡的笑着,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。
“空海……”白乐天突然向前伸出手来,嘴里喃喃着他的名字。
“嗯?白大人有何指教?”空海轻微转了下头,他这几年进步很快,语调听起来已与大唐之人别无二致。
白乐天一边走一边傻笑着,“梦啊,一切都是白某的黄粱一梦!”
空海皱了皱眉,只道“何出此言?”
“贵妃,玄宗,白龙丹龙,所有人都走了。那个故事已经彻底远去,我的长恨歌是为谁而写?为贵妃?还是白龙?亦或者,只是白某一厢情愿?哈哈哈哈……”白乐天不知道怎么了,现在只觉得心痛,又对自己感到荒唐可笑。
那白龙执着,自己又何尝不执着?
空海离他不过几寸距离,但却好似看不见摸不着,咫尺天涯。
他们本都是局外人,不该参与这场恩怨纠葛。可一切又注定好似的呈现于眼前。到头来只剩身边的小和尚还陪伴着他。
白乐天定了定神,偏头望向了空海。
其实很多人因为空海是出家人的缘故,而忽略了他的形貌。这时白乐天才突然想起来仔细地看看他。
空海脸圆,眼角总是轻轻低垂着,眉毛和唇色都很淡。嘴偏薄。
人都说嘴唇薄的人薄情。
白乐天想到这里又笑了起来,自己什么时候也信了这种迷信之言。
“空海。”
“白大人?”
“空海。”
“在。”
“空海。”
“……”
白乐天连着喊了好几声,空海也被闹得没了脾气。
“白大人到底有何事?”
“没什么,就是想叫叫你。”
“……请不要戏弄贫僧了。”
空旷的大街上只剩下一串爽朗的笑声,混杂着雨水打落枝叶的声音,在雨雾中逐渐模糊不清。
二人行至一家酒馆,白乐天来了兴致,非要拉着空海一醉方休。
空海无奈,只得问小二再要了杯清茶,聊表心意。
空海看着状似癫狂的白乐天喝酒,心中不知怎么竟冒出了奇怪的念头。
像白大人这般放浪风流,也会有愿与之“永结连理枝”之人吗?
阿弥陀佛,出家人不可乱思,不可乱思。

白居易喝的多了,就喜欢与人说话。
“空海,你几岁出家的?”
“空海啊,你的无上密到底是什么啊?”
“空海,你为什么去青楼那么熟练……”
空海只想仰头问苍天,怎么让这个醉鬼闭嘴。
结果上天真的让他安静了下来。
因为一个青涩的吻落在了他的唇边,夹杂着雨水和酒酿的气息。
空海睁着眼,他看见白乐天离他很近。近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。
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撤下的,他只觉得脑袋发蒙。半晌只呆呆说出一句,
“出家人不可饮酒,我破戒了。”

评论(16)

热度(1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