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醉(中)白空白

这篇是续,有点小虐
一吻毕,两人都沉默不语。
空海是不想开口,白乐天是已经醉的一头栽倒在桌子上。

窗外的雨逐渐停了,只剩下丝丝缕缕的水汽顺着纸窗向上攀爬,掩盖住了一时纷乱。
空海知道,那一瞬间不过是两个人共同构设的一个幻象罢了,根本无法表明。第二天等他们醒过来,一切就会像以前一样,二人是忠诚的知交。
他扶着白乐天上了客房,白乐天踉踉跄跄的脚步不时踩到他的木屐,好不容易扶上了楼,那醉鬼一躺下倒头便睡。
于是只好在隔壁打坐。
他开始想象白乐天在那穷尽奢靡的极乐之宴上,拎着一壶酒。
对了,他当是坐着的,应该要坐在注满了美酒的太液池边,看着鹤于九天,笙歌乐舞;靠在朝廷命官的脊背上,大声地欢笑着,放肆地痛斥那些奴颜婢膝之流。
他当是要做诗文的,大概是那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之类的赞美诗。
还有未曾谋面的杨贵妃,风华绝代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袅袅婷婷地向他靠近,说一句“多谢你写给我的诗。”然后再不经意间迷住了眼前男人的眼睛,使其终身不得入长安。
他大概是醉了,空海摇了摇头,不然怎会把太白诗仙与这酒鬼相混。
不过他们也该启程了,他要离开这片生活了三年的土地,永远的回到故乡。

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也许白乐天第二天醒来,便什么也不记得了。只是自己一念痴狂罢。
……
白乐天并没有醉,但他不得不在空海面前装醉。
他不能误了他。空海终有一天要回国的,更何况他是出家人,还是一个男人。
但他愿意为此疯狂一次,一次足矣,足以寥慰余生。至少在未来的无尽日子里,还有这个美好的幻象作伴,还会记得这个小和尚呆愣的一瞬,和带着清茶香气的一吻。

月亮不知何时爬上了枝头,空海念完了最后一遍佛经,念珠落在在台案上发出些许响声。隐隐约约听得到隔壁的家伙正睡得酣畅,空海轻轻笑了。

吾不负佛门,只盼今生携佳人。

评论(7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