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醉(下)白空白

就问你甜不甜,我总算写了一篇甜文。

空海起的很早,有幸观看到了初生的第一抹朝霞。火红的太阳已经慢慢爬过了山头,充满生机和希望。
他一夜未眠,他在思考一个问题。
去,或是留。
其实如果没有昨天突如其来的吻,他理所应当是该按原计划回国的。可现如今却陷入了两难。
那样好的人,叫他如何割舍。空海自诩已脱离了俗世红尘,可偏偏又碰到了这么个耽于红尘的风流诗人。
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

白乐天天还没亮就起了,他昨日睡得香甜,还做了个美梦。
他梦见小和尚告诉他,他要一辈子留在大唐,留在他的身边。
怎么可能呢,他在梦里都不敢相信。

白乐天光着双脚,踏在地板上,就这么走到了窗前。柳絮在清晨里飞扬,一缕阳光洒在了燕子筑的新窝上。
可他的空海要走了。
白乐天没有理由让他留下。说一句我爱你,没有用的。
正在苦笑着,空海已经敲响了木门。
“睡得如何?”空海笑问。
“一夜好眠。”白乐天紧紧盯着对面的小和尚,仿佛少看一眼他就会消失。
空海笑着,倒也不客气的坐在了他的床上,说道“贫僧可是一夜未眠。”
“哦?不知何事烦扰。”白乐天隐隐有些期待,又笑自己不知道在期待什么。
“有个人扰我清梦。”空海转头看他。
“何人敢扰空海之梦?”白乐天凑的近了点,可以看见空海的睫毛轻轻颤动着。
他看着空海的嘴唇张合,吐露出三个字。
“心上人。”
白乐天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,狂喜?或是直接疯了。总之他激动的直接将空海按在榻上,落下一个比昨日激烈百倍的吻。
两人吻得缠绵,空海只是安静的承受着,也不反抗,白乐天不客气的又舔吻到了锁骨。一下下的啃咬着。
“说,你的心上人是谁。”
“事到如今,你还问我。”空海不甘示弱,顺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靠在榻上。
“我要你亲口说出来。”白乐天几乎是忿忿的低喊道,手里还攥着空海的僧袍。
“自然是位绝代佳人。”
“什么狗屁佳人!”白乐天几乎要笑出声来,他的小和尚总是这么不肯直说。
“是啊,就是位放浪形骸的狗屁佳人。”空海大笑。
“好好好,你说什么我都依你。”白乐天仰躺在榻上,放肆的搂着他。
“你还走不走?”白乐天喘了一会儿,扭头直直看着他。
空海觉得眼前人的眼里闪着星光,又像太阳一般炙热的难以躲开眼。
他笑了,突然笑的像个孩子一样。

“不走了。”空海主动凑上前去,在白乐天额头上印下一吻。
“今夕今日,见此良人。”
两人又纠缠在一起,窗外的日头更高了。

评论(5)

热度(8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