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无意(白空白,微白鹤少年)

一个甜虐并至的段子
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空海轻抿了一口茶水,起身去把门窗关好。雨水已经落进了窗台上几滴,在几缕似有似无的光线下闪着光亮。
今日是惠果圆寂的第七天,他在此守灵已有七日。
七日里,除了寺中众僧,无人再来悼念。好似在这红尘俗世间,真的走得了无牵挂。
如果除了那只黑猫在寺院外游走了几圈的话。
空海知道,白鹤少年早已不复返,但妖猫和惠果的缘是未尽的。至少到终了,他们并没有再分离。
很难描述这种感觉,好像是这世上的另一个自己,一个想要成为却无法企及的梦想。丹龙和白龙,一个入了世,一个出了世;一念成魔,一念成佛。好似这世间阴阳两面,背道而驰,却难舍难分。
空海敲打着木鱼,逐渐平稳思绪。
他在等一个人,等另一个可望不可及的自己。
雨下的愈渐大了,一股青草和森柏的香气扑面而来。连带着细雨的水雾一起,扑进了房中。
空海笑了,那人终究是来了。

白乐天是除寺院内僧人外,知道此事的第一个“俗人”。其实他并不惊讶于惠果大师的离去,毕竟,哀莫大于心死,心死而身死。
他踏着雨雾,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了。他也有私心,除了祭奠惠果,他还想来看看空海。
他和空海已经大半年没见过了,自从上次醉酒,酒后失言的荒唐诉衷情。
但白乐天并不后悔,至少空海没有一走了之。他还在这里,在触手可及的地方。虽然不敢触碰。

“施主请随我来。”一个年轻的僧人站在门口迎他,雨打落了一地桃花。
白乐天拱手作揖。
走上前去,他终于看到了心心念念的人。穿着一身素白衣袍,身边摆着一只木鱼,面色沉稳平和如初。
然而白乐天却要忍不住自己的心跳了。他想问他,问问他的真心。他白乐天不惧神佛,无法无天无情无义,却偏偏怕了这个温和平静的和尚。
祭奠完毕后,空海便依礼留白乐天喝了茶。紫砂杯,清苦茶,倒也衬得这和尚。
白乐天自从进了客室,几乎眼神就没离开过空海。
空海也知道,只是不可说。
看着这和尚礼数周全的行礼吃茶,落在白乐天眼里也是一抹风景。
不知不觉便想起一句诗来,
“汝本无意穿堂风,偏偏孤倨引山洪。”
白乐天几乎要笑出声来,可不是说的自己吗?这空海永远安安静静的,却在连一举一动都在自己心里掀起惊涛骇浪。
“空海,你可知吾意。”白乐天开门见山地问道,他早已不在乎了,什么佛门也挡不住他!
空海只是淡淡的喝茶,望向他的眼神里含着笑意。
“在下并非清风,清风当如卿。”
白乐天这回真的笑了,而且是放肆的大笑。
“阁下还是小声点,不怕惠果大师降怒。”空海无奈提醒,眉眼却还是笑的。
“怕他作甚。”白乐天笑道,“他求而不得,而我求而得之。待白某到了九泉之下,也可扬眉吐气了!”
“求而不得?”空海摇摇头,又望向了远处躲在桃花树上的黑猫,倏忽地一下没了影。
余下的只剩夹杂着低笑的绵绵细吻,和打翻的茶杯。
求而不得,或许我们都得到了归宿。

评论(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