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秋日(空白空)

一个关于秋天的小段子,我实在是开车无能,努力考驾照中……

秋日总是来的格外的快,转眼间山间的树木已泛起了艳色,层层叠叠,好不美丽。

白乐天坐在船头,拎着一壶佳酿,望着远处明黄的山峦草木,决定今日一定要赋诗一首。他近日里几乎天天和空海待在一起,都快听这和尚念经念傻了。
“白大人可有了诗意?”空海坐在另一侧的茶案边,一本正经的沏起了茶。
白乐天顺手便不客气的接过,一饮而尽。
“愁愁愁!今日怎的就没了灵感。”白乐天气的狠狠抹了抹嘴巴,直接仰面躺倒,入眼便是万里晴空。

空海只笑道“你这酒鬼,没有心境,还抢我茶吃。”说着也难得顺着他仰躺在船篷外,两人挨得很近。近的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白乐天此时懒得想诗,心思不知怎的又转移到了这呆和尚身上。
自从那日表白了心迹,两人相处似乎和往日无异。这让他松了一口气,又觉得不甘心。
既然表白了,总得做点什么才是。
可这和尚平日里一副端端正正的样子,倒显得自己不够持重,像个毛头小子。
白乐天想到这里,又觉得气闷。

空海一直在观察着他,看到那表情转了半天,最后竟又生起闷气来,不由得轻笑出声。
“你笑什么?”白乐天闷闷道。
“笑你痴傻。”空海一板一眼的说着,带着东瀛特有的风味。
“我白乐天可是顶顶聪明的人!”乐天不满。
“但在下看来,你可够傻的。”空海忍不住扬声大笑起来,笑的翻滚在地,几乎要扑倒在白乐天怀里。
“噢?”白乐天来了兴致,忽地抓住了空海在空中飞舞的手臂。“那空海可要好好说说,白某何傻之有?”
空海突然沉默了,一双笑眼定定望着他,倾身向前吻上了乐天的唇。

空海只是轻轻碰了一下,白乐天却激动的浑身都快颤栗起来,抬起一只手衔住空海的下颚。
那双平静如秋水的眼睛只是看看自己。

白乐天忍不住又吻了上去,极尽缠绵,又来势汹汹,仿佛要把这个乱人心神的家伙吞吃入腹。两人的身体逐渐交缠在一起。

秋日的太阳已渐渐西沉,阳光微微洒在水面上,秋水波光粼粼。无人看到此刻一个浪荡才子和东瀛僧人的私语。

评论(3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