孑人归

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新人写手

烟火(白空)

一个登徒子play,新年就要有年味嘛~

这是空海来大唐的第一个春节。

满街的人穿着鲜艳的新衣,小孩子拎着糖葫芦四处乱跑,就连胡玉楼的灯笼上都绣上了火红的牡丹。
此时,空海正坐在胡玉楼的第二层的包间,静静地坐着,等着白乐天。
他一席僧袍,与这欢腾富丽的地方格格不入。从一进来,就吸引了不少富贵闲人的注意力。

旁人在侧声细语着,讨论着这位佛门中人为何到此,有人嗤笑,有人不以为然,更有人想上去一探究竟。
一个穿着靛蓝丝袍,手上还戴着玉扳指的纨绔忍不住跑了过去,倒是坦坦荡荡的往空海身边一坐,便道“来人倒酒!我这便与大师干一杯。”

空海放下佛珠,只施一礼,“贫僧不敢,还请公子移步。”说罢便做出了送客之姿。
“哎呀呀,听这口音,还是个倭国和尚。”那人闻之大笑,反问道,“如果,我偏要破大师的戒,又当如何?”
“奈何奈何。”空海摇头叹气,“只能‘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’了。”
男子又拍案一乐,“你这酒肉和尚倒有趣的很,不如在这胡玉楼,与我把色戒也破了如何?”说罢便一把抓住了空海的手,一股酒气扑面而来。

空海只凑近了脸,在耳畔喝出的热气让男子浑身发麻。
“白大人盛情相邀,岂敢不从。”
白乐天再也忍不住,翻身就将人压在案上,空海也放软了身体任他予与予求。

窗外燃起了一阵烟火,埋藏住了屋内的春光。
空海一边喘息一边笑道“在这烟花之地与大人共赏烟花,也算是与卿共尝人间烟火了。”
白乐天不然,与空海交缠的唇齿之间依稀传来几个字。
“你才是白某此生烟火。”

评论

热度(67)